http://www.hzdreamly.com/

战“疫”一线的成都市监委特约监察员

施军(左一)跟随督查组深入一线。

“防疫物资储备情况怎么样?”

“储备非常充足。”

“带我们看看。”

说话间,某企业工作人员带着来访者查看防疫物资。

来者是成都市疫情防控第五督查组,对于他们来说,企业复工复产后有多少人上班,口罩等防疫物资是否充足,都是必须了解的内容。但面对突如其来的督查,工作人员并没有做好准备,手里的一串钥匙,试了两三把都没打开柜子。

“不着急,慢慢来”,督查人员中的施军说。他是成都市健康服务业商会会长、佳士健康产业集团的董事长,此次加入督查组,是以成都市监委特约监察员的身份。

去年9月,经过半年时间的层层把关、严格考察,施军等35人一起受聘成为成都市监委首届特约监察员。他们的定位,按照国家监委相关要求,特约监察员是纪检监察工作的监督员、参谋员、联系员、引导员。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成都市纪委监委会同市委组织部、市委督查室、市政府督查室等单位,抽调人员组建22个督查组,驻点22个区(市)县对疫情防控情况开展全覆盖督查。跟随深入一线的市监委特约监察员,成为督查组里的“编外”成员。

口罩

工作人员拿出一大堆口罩,各种品牌、各种型号,施军在仔细查看过程中不断询问其区别和供货渠道。

他加入督查组,也和口罩有关联。此前,第五督查组来到社会福利机构成都SOS儿童村,发现防疫物资短缺。作为第五督查组成员的成都市纪委监委第五纪检监察室副主任孙先奎想到了施军,报经同意后,就打电话给他,看能不能协调捐赠一些物资。

市纪委监委机关各单位都会对接联系1-2名特约监察员,施军由第五纪检监察室负责对接联系。

三天后,施军和第五督查组、成都市精神卫生中心医院、金牛区纪委监委一行再次来到儿童村,带去了口罩、隔离面罩和消毒液等,还给孩子们购买了绘本和彩笔。

也就是在这一天,施军加入了督查组,“看到他们这么辛苦,想多做一点事情。”施军的想法很快成为现实。

其实,施军并非成都市疫情防控督查组里第一个“编外”成员。最早加入的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实验医学科主任助理李一松,源于一个“监督履职尽责情况”的电话。2月初的一天早上,李一松联系到成都市纪委监委第七纪检监察室主任、第七督查组组长罗渝成,想看看能帮什么忙。

得知督查工作的进程,李一松突然冒出个想法,作为来自医疗行业的特约监察员,能否成为其中一员?

经过报批,李一松很快实现了愿望。从2月5日到16日,他利用工作间隙,几乎每天都奔波在成华区的社区、医院、酒店和公园等地。此后一有空,就跟随督查组深入到一线。

疫情发生初期,督查组见过不戴口罩的广场舞大妈、聚在违建棚子里喝茶的老朋友,甚至有的老人不戴口罩,遇上督查人员询问,老人就从衣兜里掏出口罩,“这不带着嘛”,怎么劝都不管用。但这时候李一松的解释往往有效,对方一听他是医生,马上就把口罩戴上。

说起口罩,西南财经大学教授、重庆康华会计师事务所四川分所负责人李楠却直言惭愧。参加督查那天,李楠跟着跑了一整天,在一家复工的工厂里,她发现员工的口罩与自己的相比,包装和做工有很大差距。

企业负责人告诉督查组,口罩等防疫物资是从网上买的。李楠觉得物资这么紧缺,其品质保障直接影响复工,但对企业来说,并没有条件做质检。后来她查询发现,国家卫健委推出了检测口罩等防疫物资的小程序,“遗憾的是准备不足,没有当场告诉督查对象”。

此后,“加强对企业消杀物品来源督查,谨防劣质消杀用品带来安全隐患”,作为李楠的正式建议,应用到督查工作中。

双重身份

3月6日这天上午,李一松随督查组走访了一家酒店、两家企业、一个小区和一处项目建设工地。每到一处,他都要到处走走,和工作人员不时交谈几句。完成工作时,已临近中午1点,比预计时间晚了一个小时。

对他来说,脚力不成问题,在医院里工作起来,需要来回走动,每天的步数都是八九千步,督查组的同事都羡慕他的好体格。

在白莲池街道的“蓝润•蓝客城”小区,李一松从进门就没闲着,查看居民情况统计、询问近期工作动态,了解电梯消杀次数、防疫物资储备情况等。此前,小区的工作人员遇到了难题,室外环境温度低的时候,体温枪测量体温时偶尔会出现低于人体正常温度的情况。在李一松的建议下,出现这种情况时,检测人员就不要再测额头,主要测量颈部和手腕。

在监督的同时,李一松为一线工作人员讲解传授防控知识,督促指导细化防控工作流程。容易焦虑的一些群众,在他的开导下,会宽心很多。

一个老小区门前,施军向社区工作人员了解情况时,一人骑车从身边经过,进入院落。工作人员还在介绍时,施军的视线已经转移到一侧。

“等等”,工作人员的话被施军打断,“刚才进去的人为什么没测体温?”

工作人员一时语塞,连忙解释,检测人员正在扫地,可能没注意到,年龄也大了,难免有不周到的地方。

疫情发生以来,不少特约监察员积极关心、参与疫情防控工作,他们来自社会服务、法律咨询行业以及民营企业、高校,直接参与疫情防控监督检查、建言献策、意见咨询、物资捐助等工作。在孙先奎看来,这不只是人员上的充实,他们能根据自己的从业领域,从另一个视角看问题。

四川省人大代表、西南财经大学教授李毅建议省教育厅“对中小学生突出防疫教育和心理疏导”,受到全国人大关注,催生了第一节网课讲“战”疫;成都市金牛区羌医药研究所所长杨福寿就中医药、民族医药进校园增强青少年免疫力提出建议。

跟着纪委监委不断成长

特约监察员们常被督查组和基层工作的同志们所感动。

“这么大的工作量,没有强烈的责任心根本做不下来”。李一松发现,成华区的企业多,还有很多老旧院落,共有11个街道107个社区、100多万人口,防控情况复杂严峻。对此,第七督查组的工作没有诀窍,只有三个关键词——下沉、跑腿、动嘴。

第五督查组在金牛区的驻点,由会议室改装而来——其实就加了几张折叠床。记者探访这里时,拉着一半的窗帘还没打开,床上铺着简单的被褥。疫情形势严峻时,成员们在这里睡了20多天。一级应急响应下调后,他们又改为轮流值守。

李楠参加督查那天,是她在疫情发生以来第一次出门,还带上了备用口罩准备更换。但到了一线才发现,督查组和基层工作人员一天只发一个口罩,有的人敲了一天门,手指关节都肿了。

李楠与纪检监察工作更有渊源,在监察体制改革中,她是成都市原监察局最后一届特邀监察员,也是成都市监委第一届特约监察员。

作为审计方面的专业人士,李楠曾被四川省纪委监委抽调参加有关督查,其工作水准和敬业态度得到认可,此后又多次参加成都市武侯区的巡察工作。“向纪委监委同志学习,与工作一起成长”是她发自内心的愿望。

因为审计时一点纰漏都不放过,带给别人数以百万计的“损失”,有公司员工称李楠“比纪委还纪委”。

“参与纪检监察工作的过程中,改变了我对党员干部尤其是纪检监察干部的印象,也对党和国家更有信心,特别是这次督查。”李楠说,她变得更平和,学会从更多角度看问题,更深刻地认识到纪检监察工作的意义。

据悉,成都市纪委监委也在努力提供更多平台,主动邀请特约监察员参与监督,履行职责。打造开放式纪委监委,已经纳入今年市纪委全会工作报告,作为重点工作进行安排,大力支持特约监察员发挥作用,开门纳言,主动接受监督。

责任编辑:刘玉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