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zdreamly.com/

十二年前小洋楼发生命案,一对母女被害,如今凶手终落网

2008年6月12日早上8点多,浦东江镇地区新生村徐唐家宅的居民,听到周围一片警笛声——最西边靠近树林的那栋小洋房出事了。民警赶到时,一对母女已经遇害,凶手早已逃之夭夭。12年间,上海警方不懈追踪,于近日抓获了逃亡多年的凶手。

男子深夜行窃

对母女痛下杀手

时间回到事发前一天夜里,三十出头的无业男子林某某乘坐公交车,从40多公里外的高桥镇来到江镇。12日凌晨3点左右,距离镇上2公里不到的徐唐家宅沉浸在黑夜里。夜色笼罩下,首当其冲的便是徐唐家宅附近造得最漂亮的小洋房。

溜进后院,找到一扇未上锁的玻璃推拉窗,林某某掰弯防盗栅栏,翻身钻进屋子西北面的房间。

林某某翻找的动静惊醒了楼上的女主人徐琳(化名)。她拿着钥匙往楼下走,撞见了正在翻找的林某某……两人在厨房里打斗起来。这时,徐琳的女儿也从睡梦中被吵醒,她赶紧冲下楼试图和母亲一起制服这位闯入自家的陌生男子。但结果却是,母女俩倒下了......52岁的徐琳和她27岁的女儿,生命停在了这一天。

当时,家里的男主人程伟(化名)还在医院,事发前夜他正好在给生病的老母亲陪夜。等程伟再回到这座小洋房时,家里却只剩他一人。

12年不懈追踪

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这户人家造的小洋房,相比之下看起来比其他人家更富裕一些。”当时的浦东公安分局刑侦支队重案队民警庄国章回忆,洋房有三层,外加一层阁楼,前后各有一个院子。

浦东警方接到报案,属地江镇派出所民警赶到了现场。“我是刑队最早到现场的,我家就在附近。”几分钟后,刑科所现场勘查民警胡方华赶到现场,走进厨房后他发现现场打斗痕迹明显。

“除了钝器伤,还有刀刃伤口。”法医陈赟回忆,结合现场勘验的情况判断,这是一起入室盗窃被发现后的杀人案,凶手从西北面窗户进入,从前院离开。

不过,凶手有几人,一直困扰着刑侦支队的民警。“当时发现了疑点,是不是另有人帮忙?”胡方华和同事们反复地问自己,难道凶手不止一个?

“凶手也受伤了,但要找出凶手的血迹,难度并不小。”最终,他们在现场发现了凶手擦过伤口的餐巾纸,警方判断凶手并没有共犯。

“那时候基本上每天都加班排摸。”回忆起12年前案发后的日子,重案队民警庄国章说,当年的徐唐家宅都是农村宅基地,破案只能靠重案队民警用最基础的办法查——早上6点村民上班前,晚上11点下班后,他们逐一排摸可疑人员,并向上下班村民了解情况。

大量走访排摸,线索梳理,重案组始终无法确认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警队成员不断更替,但对案件的侦查却从未止步。2011年公安部部署开展“清网行动”,浦东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又将其作为重点,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梳理排查,但是一直未有突破性进展。

“那之后只要听说有敲窗入室盗窃的案子,抓到同类型的嫌疑人,我们都会去调查。”庄国章说,12年过去,这已经成为他们的一种习惯。

凶手逃亡多年落网

直言“只能拿命赔了”

2019年11月25日,浦东刑侦支队接市公安局刑侦总队通报,经与现场提取的物证对比,发现一名林姓男子有重大嫌疑。经核查,重案组确定林某某就是他们苦寻12年的江镇故意杀人案凶手。2017年,他因犯运输毒品罪被昆明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6个月,后在广西服刑。

“兴奋,当然最多的还是兴奋。”庄国章说,“这家男主人案发后就一直住在弟弟家,不愿回去,他们自己也会反映一些线索,希望案子能早点破,多年以后还在反映线索。总算,画了个句号。”

2020年1月8日,浦东警方赴广西省将嫌疑人林振荣押解回沪。

林某某回忆,事情结束后天已经蒙蒙亮,他逃出徐唐家宅,转到川南奉公路上的公交车站,坐上了第一班停靠的公交车,没有目的地。第二天一早,林振荣坐火车逃离上海。

自从犯事起,林某某把日子过得一塌糊涂,有做过些工作但日子不长。和父母关系不好的他,长期独居,因为赌博输了钱,又再次走上歧途。

经审讯,林某某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面对两条逝去的生命,林某某说:“我只能拿命赔了。”